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军事新闻 >
攝像頭偷拍産業灰鏈:銷售由明轉暗改裝五花八門
发布日期:2021-11-13 18:42   来源:未知   阅读:

  每一個問號背後,都可能是某處攝像頭的“失守”。記者調查發現,針孔攝像頭、微型攝像頭等引發隱私安全爭議後,這樁生意正在由明轉暗進行,黑色産業鏈仍在暗流涌動。

  有關微型或針孔攝像頭銷售、“偷拍”、販賣隱私的新聞並不新鮮。如今,隨著相關部門的持續打擊和一些平臺的攔截措施升級,買賣微型或針孔攝像頭的生意,比之前收斂了不少。

  “過濾關鍵詞”,是其中最明顯的變化。此前,在一些網路電商平臺、搜索引擎等,輸入帶有“迷你”“微型”等關鍵詞,並不難找到相關攝像頭産品。而當記者近日在多個電商平臺和搜索引擎輸入帶有“迷你”“微型”“針孔”等字眼時,得到的答案均為“沒有找到相關寶貝”或“抱歉,沒有找到商品”。顯然,相關産品已被遮罩搜索。

  不過,變換常用關鍵詞或者輾轉搜索引擎與網頁之後,一些“打擦邊球”的産品,依舊可以找到。某電商平臺上,一款項鍊款式的攝像頭産品,195元起售,宣稱“4K專業錄影機”“你想知道的,都看得一清二楚”;另一款“攜帶型攝影頭神器”,則將攝像頭安裝在一款運動手錶的鏡面中。乍一看,很難看清攝像頭在哪。而在二手交易平臺,直徑為2.9cm的微小錄影機和一款針孔攝像眼鏡也在售賣。售賣針孔攝像眼鏡的賣家配文“你懂的。”

  一些技術手段的升級,讓線上買賣微型或針孔攝像頭的生意由明轉暗,賣家也多半遮遮掩掩,顯得更為謹慎。

  那麼,線下店舖銷售微型或針孔錄影機的情形又如何?連日來,記者走訪多個數位城,以及街邊電腦維修、手機耗材、監控安裝等店舖。大多數店主聽聞後,均直接給予否定回答,表示“現在管得嚴,不讓賣那個”“這東西沒有,沒賣”。但與此同時,也有賣家表示“可以訂貨。”

  “這個是電子日曆,你挂墻上或者放家裏,一般人很難發現。”廣渠門外一家安裝監控的店主介紹説,該電子萬年曆中裝有攝像頭,“有人買了回家就為了看一下保姆。我就是告訴你攝像頭在哪兒,你也不容易找到。”

  而在東五環外一家電腦耗材店裏,擺有各種類型的家用監控設備,店主稱現在不讓賣微型錄影機或針孔錄影機,且微型或針孔錄影機會由於電池限制,拍攝時長十分有限。“沒有現貨。如果你要的話,得從別處拿,不一定能訂著。有貨的話,兩三天可以拿到。”

  各類小巧攝像頭仍在“拐著彎”售賣,升級版的改裝攝像頭,也在暗流涌動。一些加裝了針孔攝像頭的檯燈、充電寶、驅蚊器等工具已被曝光,而隱藏在車鑰匙、挂衣架、衣服紐扣中“改頭換面”的攝像頭,更是防不勝防。

  深圳某安防設備公司的“升級”攝像頭可謂五花八門,在頁面陳列的“暗訪密拍區”,共有車鑰匙、挂衣架、眼鏡、紐扣、公文包等八款“升級”版攝像頭。這些設備的價格從200元至580元不等。面對是否“偷拍錄影用的”的問題,客服表示“是的,沒錯”,並承諾産品“很可靠”。對於其他問題,客服便不再回復。

  一款與某品牌汽車鑰匙接近的攝像頭,價格僅為208元。只有當“鑰匙”彈開後,才能見到隱藏在其中的錄音錄影按鈕、USB介面、SD卡槽。從頁面資訊來看,這款“鑰匙”目前吸引了9707人的關注,已成功銷售583台。面對而在頁面下方,“注意事項”中聲明,“使用場合請嚴格遵守國家相關法令,不得將此産品用於任何非法用途,否則後果自負。”

  隨著民眾自我保護意識的提升,這種“改裝”或將攝像頭嫁接在其他物品上的做法,已被不少人熟知和防範。但在智慧手機時代,一些主打“手機DIY”或“手機定制”攝像頭的人,帶來了新的風險。在他們眼中,諸如偽裝成為車鑰匙、紐扣攝像頭的做法“不實用”,整套成型的改裝“定制”手機“效果更好”。

  “改裝機有現貨,P20pro頂部款2280元。”一名手機攝像頭定制賣家表示,自己改裝的手機,是把原裝前鏡頭改到了手機頂部,擁有2400萬像素以及128G記憶體,支援息屏拍攝。“改裝有風險啊老鐵。”面對價格略貴的質疑,他坦承改裝所承擔的風險,並表示效果絕對放心,可以放在桌子上或拿在手中,“拍攝的時候黑屏,不會有任何提示。”而在他的公眾號裏,改裝攝像頭的手機,可以用來“調查取證、個人維權、安全監控……”。

  這些改裝或“定制”的攝像頭,無疑成了侵犯公民隱私的巨大隱患。由於體積小、易於隱蔽、安裝使用並不複雜,一些別有用心者可能就將其隨意安裝在賓館、酒店、出租房、公寓、辦公室等場所。“如今,製造攝像頭本身的技術難度已經不大,主要是晶片和鏡頭,改造成本也不高。”網路安全研究專家、北京漢華飛天信安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彭根説,如果製造和改裝攝像頭的廠家規模小、資質不夠健全,將可能放大後果和風險。

  不論是否改裝和“升級”,一些攝像頭拍攝的偷拍畫面被用來大肆牟利,已成為一個公開的秘密。

  在不法分子的手中,非法偷拍的視頻往往以“批發”和“零售”兩種方式售賣出去。前者指將非法獲取的視頻以“打包”形式賣給一些涉黃色情網站,而後色情網站則以會員等不同方式售賣獲利,甚至直接免費播放。零售則是在色情網站、論壇、社交平臺、網聊社群等誘導引流,再通過賬號、聊天平臺、網盤等方式售出,最終違法牟利。

  而在牟利的鏈條上,不僅僅是專門故意偷拍的視頻。連一些家庭或酒店中的場景,也正在被某些直播式針孔攝像頭明碼標價。

  一個名為“家庭資源”的QQ群裏,群管理員每拉進群一人,都會自動發送“買精品資源+總裙(群)850XXXXXX”。按照群管理員“指導”方式,不少新進群員被導流到另一個總群。在這個群中,群主和群管理員設置了“全員禁言”,併發送短視頻稱“酒店臺出,要的私聊”。而在該群裏發送的短視頻中,最新日期為8月27日。為了規避風險,群管理員發送的視頻採用了“閃照”,一旦點開後不到幾秒鐘,視頻就會自動銷毀不能再看。

  “酒店臺出”,意思是出售酒店裏的攝像頭畫面。“酒店的兩台300元,家庭兩台100元。”群創建者開出價格時表示,“這是實時的,不是視頻,監控懂嗎?”該創建者表示,“兩台”就是兩個攝像頭,不論酒店還是家庭監控畫面,都是隨機發送,但是保真。“視頻少,都還沒下載下來。”

  當有人支付價錢後,該創建者將給到具體賬號,購買者下載一個軟體登陸就可以觀看。而令人心驚的是,給到的具體賬號,有效期為一個月。在一個月時間內,購買者都可以登陸平臺無限次觀看。也就是説,如果想要觀看某酒店房間的適時視頻,最低150元就可以買到“包月”,平均每天只要5元錢。

  “雖然市面大型攝像頭廠家都有相應的防禦系統,但現實中,攝像頭被‘駭客’攻擊、被動手腳、偷拍洩露隱私的情況確在發生。”彭根建議,消費者應提高自我防護警覺,同時到正規平臺購買監控或攝像頭,及時修改原始出廠密碼為更複雜的密碼;此外,也要注意監控或攝像頭的安裝位置,不要對著臥室、浴室等敏感私人空間,以免給別有用心者可乘之機。

  事實上,國家相關部門一直在不斷加大對偷拍及非法銷售相關設備的打擊力度。在法律和執法的剛性之外,不少防偷拍的技巧和軟體設備也在市面上應運而生。偷拍者與打擊和防範偷拍的較量,還在進行中。

  我國《刑法》第二百八十三條規定,非法生産、銷售專用間諜器材或者竊聽、竊照專用器材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並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哪怕只是安裝類似設備,也可能涉嫌觸犯法律。我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42條規定,偷窺、偷拍、竊聽、散佈他人隱私的,處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罰款;情節較重的,處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可以並處500元以下罰款。此前,廣東省佛山市公安局三水分局接到報警,稱其租住的出租屋發現一枚針孔攝像頭,懷疑遭人偷拍。接報警後,民警于當日將違法人員李某抓獲。李某因違反治安管理處罰法被處以行政拘留10日。

  事實上,國家相關部門一直在不斷加大對偷拍及非法銷售相關設備的打擊力度。8月9日,國家網際網路信息辦公室官方公號“網信中國”發佈:今年5月以來,中央網信辦會同工業和資訊化部、公安部、市場監管總局深入推進了攝像頭偷窺等黑産集中治理工作。

  數據合規研究專家、浙江墾丁律師事務所聯合創始人麻策則認為,平臺對微型、迷你攝像頭尤其是可能用來偷拍的攝像頭的上架銷售,負有“應知”或“明知”的法律責任。而賣家也需對此承擔主要責任。如果買方購買設備後將其用作窺探他人隱私、錄屏或傳播出去,則要根據具體用途認定,可能承擔民事或刑事責任。“核心的一點是,相關設備有沒有實質性的正當用途。

  關於我們外宣服務與廣告服務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舉報流程

  •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