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军事新闻 >
电信业改革攻坚 虚拟运营商鲶鱼效应初显
发布日期:2022-05-13 22:52   来源:未知   阅读:

  在今年上半年,4G建设和虚拟运营商成为电信行业最热门的话题。中国移动市场部副总经理徐刚近日表示,根据全球虚拟运营市场发展规律,虚拟运营商在开展业务前五年内有70%将死亡。

  在今年上半年,4G建设和虚拟运营商成为电信行业最热门的话题。尤其是虚拟运营商围绕低价、免费、流量不清零等话题,不断被人们热议。

  这让传统运营商遭受了不小压力,并纷纷有所动作。在今年517电信日前夕,三大运营商先后降低了资费标准。虽然三大运营商也有内在降价的动力,但是虚拟运营商的搅局也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资费下调的到来。

  不过,对于当前的电信业来说,虚拟运营商只是电信改革中的一个篇章。自从去年以来,国家相关部门相继公布了移动转售、4G牌照、营改增、铁塔公司、宽带最后一公里允许民资进入等相关政策。这一切都在加速推进电信业改革的进程。

  北京邮电大学舒华英教授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认为,目前中国电信业的改革已经到了一个关键时刻,政府应该继续加大力度引入更多的民营资本,要鼓励探索,允许失败,进一步加强市场竞争,以激活市场活力。

  日前,在上海举行的2014年移动虚拟运营商峰会上,中国移动市场部副总经理徐刚表示,中国移动虚拟转售业务最快将于今年8月放号。此前中国移动已经向工信部上报了17家虚拟运营商合作伙伴名单,目前正在等待工信部最终审批。

  事实上,中国移动的虚拟运营商业务已经落后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不少时间。早在去年底和今年初,工信部就给19家企业颁发了虚拟运营商牌照,目前大部分企业都已经开始进行放号试商用。

  正是这些企业从一开始就打着低价、无月租、流量不清零甚至免费的口号搅动了电信市场,吸引了不少行业内外人士关注。

  自工信部发放19张虚拟运营商牌照以来,虚拟运营商如同鲶鱼一般搅动了电信行业。这些企业从一拿到牌照开始,就不断向消费者宣传诸如低价格、流量不清零、自由组合套餐甚至免费等口号。

  例如蜗牛游戏推出的170免卡产品,宣称对语音和短信等业务全部免费。京东、苏宁、阿里等虚拟运营商推出的无月租资费,打破了套餐限制,用户可以自由组合,使用多少就花费多少,而且流量不清零。

  而这正是传统三大电信运营商的痛楚。因为进入3G和4G时代之后,用户认为,传统运营商在资费和流量上的价格设置过高,希望可以进一步降低资费标准。尤其是套餐清零问题,此前已有用户将运营商告上了法庭。

  或许真的是虚拟运营商的宣传起到了作用。在今年5月17日电信日前夕,传统运营商开始在套餐资费进行大幅下调。中国移动宣布从6月1日,将4G新资费门槛降低为58元,流量单价最高降幅达五成。中国联通则推出网上专售的自由组合套餐,并在电信日期间对资费进行八折促销。此外,三家运营商都已经或者计划推出季度流量包以对应流量不清零的问题。

  虽然传统运营商因为成本不断降低,也有内在的降价动力。但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虚拟运营的套餐设计已经开始对传统运营商原有产品资费体系产生了冲击甚至颠覆。

  一位虚拟运营商负责人认为,传统运营商之前没有大幅下调资费,不是没有能力做而是不愿意做,正是虚拟运营商推出的低价、免费和流量不清零,在一定程度加速了他们降低套餐资费以稳定用户。

  中国虚拟运营商产业联盟副秘书长邹学勇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虚拟运营商的出现打破了三家运营商垄断的局面,为电信市场带来了“鲶鱼效应”,倒逼通信业改革,促进资费降低和服务提升。

  虚拟运营商对传统运营商资费的影响只是其中一方面,对人才、体制结构和思维模式方面也在不断地冲击。

  从去年工信部确定发放虚拟运营商牌照开始,不少虚拟运营商企业就开始对运营的高管人才进行挖角,甚至开出百万年薪。

  例如,中国联通原市场营销部总经理周友盟加盟爱施德;京东移动转售事业部总经理闫小波曾在中国电信监管事务部就职;原广东联通互联网事业部总经理王帅现为苏宁互联负责人;原中国移动北京分公司宋宏生加盟巴士在线等。

  一位运营商内部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无奈地表示,因为国企体制原因,三大运营商内部奖励制度不健全,导致创新力不如民营企业,难以吸引优秀人才。

  其实传统运营商也在寻求改变。这一方面,中国电信走在了前面。在今年5月中国电信召开的开放合作大会上,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表示,将继续加大开放合作力度,采取多种资本运作方式,在新兴业务、ICT业务等方面推进公司化改制,并引入外部战略投资、员工持股等更加市场化的手段。

  随后在6月初,中国电信旗下游戏独家运营主体炫彩互动公司将引入顺网科技和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作为战略投资者,进一步探索混合所有制经济改革。

  三大运营商还开始学习互联网思维的方式进行变革。比如运营商利用用户的线日,广东联通与百度、富国基金共同发布了通信理财产品“沃百富”。在此之前,中国电信已经推出了一款名为“添益宝”的话费互联网理财产品。中国移动也表示,相关理财产品也在进行当中。

  三大运营商积极变革的大背景是,运营商的主营业务语音和短信都在遭遇下滑,而流量业务虽然增长迅速但收益难以弥补其他业务的下滑,因此三大运营商都在开始发力非电信业务。

  虚拟运营商看似风光,其实目前的境况相当尴尬,因为转售价格过高等原因,让虚拟运营商难以通过低价吸引用户,而满足用户个性需求的特色服务也没有完全建立起来。

  日前,在上海的举行的2014年亚洲移动通信博览会上,记者注意到,19家虚拟运营商企业当中,只有蜗牛游戏、乐语通讯和天音等公司参展,这着实让人疑惑。

  中国移动互联网产业联盟秘书长李易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虚拟运营商本来以为可以通过低价甚至免费吸引用户,以提高自己主营业务的收入,这样即使在虚拟运营商上不挣钱甚至赔钱,也可以通过主营业务进行补贴,但现在看来要实现这一想法并不容易。

  在互联网时代,互联网企业通过低价甚至免费的宣传,已经把用户培养为对价格敏感的群体。但这次虚拟运营商似乎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在拿到牌照不久之后,许多虚拟运营商对外宣称,对资费低价甚至免费。但是随着虚拟运营商170号段的陆续放号,其公布资费标准让用户失望。

  例如,虚拟运营商线分钟语音通线元档套餐包含260M流量和100分钟语音通信,与中国移动58元4G上网套餐500M流量和50分钟通话相比,优势并不明显。

  另一家虚拟运营商阿里通信公布的资费标准也被用户吐槽。主打语音、短信和上网均折算成流量计费,收费标准0.125元/M到0.2元/M。套餐外的1元加油包,等于5M流量、6.6分钟国内通线条短信。

  相比之下,中国移动4G资费折合每M流量约5分钱,中国联通4G/3G一体化套餐折每M流量约6分钱。因此阿里通信的套餐价格优势并不明显。

  不过,这些资费标准还是满足了一部分低资费用户的需求,而且打破了传统运营商的套餐设计传统,摒弃复杂化的套餐设计。

  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对阿里通信资费设计的评价是,有创新没惊喜。他认为,造成这种局面主要受到基础运营商转售“批发价”过高影响。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虚拟运营商负责人曾对记者直言,因为转售价格是去年谈判的,但今年以来运营商在资费上做了大幅下降,造成目前虚拟运营商拿到转售价格都比传统运营商的市场零售价格高,如果这时再按照以前的价格进行显然是不合适的。

  既然价格战打不了,虚拟运营商只能靠特色服务取胜。而这也是大部分业内人士给虚拟运营商指出的道路。中国虚拟运营商产业联盟副秘书长邹学勇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认为,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虚拟运营商应该通过虚拟运营商掌握移动互联网入口,将企业自身带到其中,通过资费套餐创新和叠加不同业务能力,在细分市场发力,而不是与传统运营商争夺市场。

  事实上,许多虚拟运营商也在进行探索和实验,例如车联网、物联网、智能家居、移动教育、移动健康医疗、国际商旅服务等。各家企业因为目标选择不同,其目的也不一样。有些企业纯粹就是为了虚拟运营商而来,以求在资本市场上有好的表现,有些企业是为了在主营业务之外新开拓新的分支业务进行转型,而有些企业则是希望通过虚拟运营商业务能与主营业务结合,提高竞争壁垒。

  此前,乐语通讯通过跨界方式发力移动健康领域,用户通过佩戴智能健康设备进行身体数据采集,目标人群定位为都市白领、关爱父母的中青年、需要血糖血压监测的中老年等细分人群市场。

  近日,另一家虚拟运营商蜗牛游戏宣布全资收购国内游戏移动终端制造厂商瑞高,进军移动终端硬件行业。蜗牛收购瑞高的目的不言而喻,利用瑞高公司的游戏用户定制网游掌机,与蜗牛移动的虚拟运营商业务深度结合,以提高蜗牛在游戏领域的影响力。

  面对电信行业这块诱人的大蛋糕,每一个虚拟运营商都是垂涎三尺。但要想从中分得一块,并不容易。

  例如,乐语看中移动健康领域的这一模式被不少业内人士看好,但是制约因素也较为明显。虽然目前市场上已经有了不少可穿戴设备,但是大部分还是集中在智能手机的辅助配件领域,杀手级产品依然没有出现。尤其是健康医疗领域,虽然大家普遍看好但比较谨慎,因为医疗数据不同于其他通信数据,一旦数据出现误差,就会在医疗方面产生截然不同的效果。

  通过跨界在细分市场获得新的业务收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有前车之鉴。据记者了解,在美国相对发达的虚拟运营商市场,2006年美国迪斯尼获得虚拟运营牌照,在儿童教育市场开展业务,将家长与儿童的手机进行绑定,家长可以实时监控孩子的动向,但一年半后宣布停止运营。

  而且在上述终端,虚拟运营商看好并发力的细分领域市场,其实不仅是虚拟运营商企业甚至传统三大运营商都在进行积极布局。

  在2014年亚洲移动通信论坛上,记者注意到,三大运营商开始在医疗健康、教育、视频、游戏等领域大力拓展和发力。尤其是中国电信旗下八大基地,其中五大基地开始公司化运作,引进外部资本进行市场化竞争。

  中国移动市场部副总经理徐刚近日表示,根据全球虚拟运营市场发展规律,虚拟运营商在开展业务前五年内有70%将死亡。

  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认为,中国的90%的虚拟运营商申请前都没想清楚要干什么,都在摸着石头过河,因此虚拟运营商要找好自身的定位。而且在发展初期,处于系统测试、团队搭建和试探市场的阶段,无论是产品和服务还是品牌和售后,都需要时间让用户去认可。

  去年以来,移动转售、宽带最后一公里允许民资进入等政策相继公布,这一切都在加速推进电信业改革的进程。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舒华英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认为,目前中国电信业改革已经到了一个关键时刻,政府应该继续加大力度引入更多的民营资本,鼓励探索允许失败,进一步加强市场竞争,以激活市场活力。

  1999年至今,中国电信业曾有过四次重组,电信市场从政企不分的行政垄断,逐渐形成三大运营商主导下的寡头市场结构,但竞争仍然非常不充分。

  舒华英认为,虽然通过竞争三大运营商进一步下调了资费,但是这不是完全的市场行为,而且这种情况下的电信业竞争形成了一种悖论。“一方面老百姓认为这是垄断,另一方面行业人士认为现在已经是过度竞争了。所以去年达沃斯论坛上,中国移动副总裁李正茂和经济学家张维迎在中国移动和微信谁垄断的问题上,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这就是因为政府主导市场产生的弊端。”舒华英说道。

  从上一轮电信重组开始,政府监管部门一直在对电信市场进行不断改革与调整,但往往带有行政干预的印记。舒华英对记者表示,以前电信的改革都是通过行政命令拆分重组,达到所谓的市场均衡,以进一步加强电信市场的竞争。

  例如,在3G时代,为了鼓励中国移动的3G自主技术TD-SCDMA,工信部通过网间结算费为中国移动争取优惠。而为了抑制中国移动一家独大的局面,工信部又给予了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两个较好的3G网络制式WCDMA和CDMA2000。

  但去年开始,工信部等监管部门相继发布10多个文件,基本都是以促进电信业的市场化竞争为目的。例如,今年前后批准了19家虚拟运营商;计划放开民营资本进入宽带“最后一公里”接入市场;公布《无线电管理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增加招标拍卖分配无线电频率资源的方式,放开电信企业资费定价权等。

  但是,三大运营商的改革依然放不开脚步,主要是受制于体制与思维的限制。今年三大运营商又都面临4G建设任务,资本开支较大,一些政策的出台也让运营商雪上加霜。

  5月6日财政部发布通知,从2014年起进一步提高中央企业国有资本收益收取比例,国有独资企业应交利润收取比例在现有基础上提高5个百分点,运营商也属于此列。6月1日起将电信业纳入营改增试点范围,基础电信服务和增值电信服务分别适用11%和6%的税率,调整税率之后,运营商的利润势必减少。

  运营商表示,按照国务院国资委统一要求,为减少“营改增”税改的负面影响,保持利润,今年内将减少100亿元手机终端补贴。而国家出面成立铁塔公司的事情也让一些业内人士摸不着头脑。

  舒华英认为,这还是政府在用行政手段干预电信市场,因为监管部门并不了解市场具体情况,只是用单一业绩考核标准来要求运营商。既然已经开放就应该继续深化下去,例如允许民营资本自建铁塔,自主经营,在铁塔杆路和管道上充分竞争,否则不能改变决策机制,依然达不到市场充分竞争的要求。

  中国电信因为受制于4G发展初期没有得到FDD牌照,所以在混合所有制经营方面开始发力。在今年的2014中国电信开放合作大会上,中国电信表示,将以混合所有制经济为导向,继续加大开放合作力度,在重点领域尝试多种资本合作方式打造新兴业务,今年将选择2~3家公司搞混合经济体合作。

  但是因为是国企体制,受制于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要求,中国电信的发展也有掣肘。舒华英表示,中国电信业的改革已经到了一个关键时刻,像中国电信这样的改革,政府应该允许探索甚至失败,只要没有把钱装在自己腰包就行,甚至可以实行员工持股。

  • Power by DedeCms